摄影是历史的记录,摄影是人生的理念,摄影是思想的艺术,摄影是美的探索和表现……  杭州师范大学摄影家协会成立于2005年,是杭州师范大学工会领导下的摄影组织,会员由部分摄影专业的教师,部分美术专业的教师及各学院各部门热爱摄影并有较高摄影水平和.... >>more
   
杭州师范大学工会
中国摄影家协会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
中国摄影在线
大众摄影
第一摄影
都市快报_快拍快拍
蜂鸟网
色影无忌
摄影部落
新摄影
中国橡树摄影爱好者俱乐部
佳能(中国)
尼康(中国)
富士(中国)
摄影网址大全
中国视界
照相机杂志
车坛影协
中国摄影报
人民摄影
中国数码摄影家协会
杭州西溪民俗文艺家协会
摄影之友
黑光论坛
照片处理网
【汤旺河畔摄晚霞】

汤旺河畔摄晚霞

丁东澜 文

    在伊春的三天,有两夜住宿在汤旺河畔的九鑫松悦宾馆。宾馆的餐厅紧挨着沿河路,路的对面,就是汤旺河岸的草坪绿化带。那天用完晚餐走出餐厅,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天边喷射出灿烂无比的霞光,天空云团被染成一片火红,酡色如醉。整个大地则更多一层金黄,房屋、树木、草地、河水……一切都在闪烁发光,宛如金色的童话世界。“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观”。大家欣喜地聚集到草坪上,观赏着,赞叹着。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瞧,老张、老王的白发变得金灿灿的了;老徐、老赵长出了满口“金牙”。其实,在场的哪个不是这般模样!

    不知哪位忽然醒悟似的一声叫喊:“赶快拿相机!”许多人跑回宾馆去取照相机,我也拿来了我的那架“5D2”。

    夕阳下沉了些许,但满天的霞云却丝毫没有消退,反而呈现出更加绚丽的色彩和多姿的形态。几位摄影高手跑动着改换视角方向和镜前景物,他们时而登高站立,时而卧地匍匐。大伙儿捧着相机、手机跟着跑动、起卧,像煞有介事,“依样画葫芦”,谁也不愿意错过这奇妙美景。 

    拍摄夕阳晚霞,最好有几个辅助条件:场景宽广,视野开阔;空气通透,景象清晰;有水面映照,天水共色;有造型优美的近物,以作剪影。在我们居住的高楼林立、交通拥堵的城市,即便遇上如锦彩霞,也难有上述条件。但此刻的汤旺河畔,却样样具备:宽广的场景和通透的空气自不必说;汤旺河东西流向,碧波荡漾,映照着霞光天色;河岸草坪建有一组装饰性帐篷,由数片几何形帆布组成,造型新颖别致,绝佳的入镜景物。

    松软的草地上,一棵蒲公英正探头沐浴着霞晖。摄影高手老陈建议我以夕阳为背景,给蒲公英来张特写。这是个好主意!我依稀记得曾见过一张类似的作品:明亮的斜阳下,一个小女孩手拿一棵蒲公英,鼓嘴对着吹气,蒲公英的茸毛像无数顶微小降落伞,悬空飘舞。摄者运用侧逆光,作品富有光效质感。我趴下身子,对镜调焦。镜头里“硕大”的蒲公英亭亭玉立,美丽的绒球在夕阳的逆光照射下,呈半透明,如玉雕金镶,但不失朴实纯美。我端稳相机,屏住呼吸,轻轻按下快门。

    摄影的人群在流动中分散、组合,最后形成若干个小分队,三五成群的散布于草坪、河滩。有一支队伍还径直朝上游大桥走去,大概想在“人迹罕至”的地段找到新奇景象,拍出独特佳作。

    晚霞整整持续了约一个半小时,直到最后一抹霞光消失,才停止了它澎湃而富有激情的展演。晚霞火艳的色彩和神奇的变幻,以及紧张热烈的拍摄气氛,对人的感染是强烈的,大家意犹未尽。于是,一场作品交流展示在宾馆大厅开始了。每个人都“晒”出各自的得意之作,互相欣赏,高兴地接受着他人的鼓励和指点,欢声笑语此起彼伏。赶赴上游大桥的那支队伍果然成果丰硕,他们的许多作品,视野幅度更大,景物更丰富,河面映照的夕阳晚霞更是全景式的,令人羡慕!

    第二天,依然是晴好天气,傍晚时分依然红霞满天。早就摩拳擦掌的拍摄队伍又出发了,多数人直奔大桥方向。我夹在人群中,也凑着热闹。顾盼左右,一个个背着“长枪短炮”,有的还扛着三脚架、摄影包,步履匆匆,俨然像一支赶赴现场的抢险队伍,只是神情嘻嘻哈哈。

    沿途,一座教堂,高耸着尖尖的屋顶和十字架,在霞光里显得辉煌而神秘;一栋大楼,顶部巨大的圆形穹顶恰好被一片薄云映衬,犹如披上了一条粉色纱巾;邻近大桥的花草丛中,有一尊“汤旺河.母亲”的人像雕塑,塑像是一位怀抱婴儿、亭亭站立的母亲。她的脸庞、披肩长发和连衣长裙被霞光映红,显得健康美丽、安详端庄。这些都被一一摄入镜头。

    站到大桥中央,犹如登临观景平台,夕阳下的景物一览无余。云霞没有前一日的火艳,但依然绚丽、动人。汤旺河水直铺眼前,在夕阳照耀下,如同一条延伸远方的金光大道。一只鸟儿映着霞光从河面飞过,真可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只是汤旺河流淌的不是秋水。

    我走到桥的南端,再从南端走到北端,最后又伫立在桥的中央。是风景留人、流连忘返,还是摄兴正浓,欲罢不忍?我也说不清楚。凝眸飞泻流丹的晚霞,享受着随风而至的凉爽,我陶醉在大自然散发的生命气息中。眼看着苍穹尽头的残阳缓缓沉入山峦,天上最后那一抹晚霞,轻轻飘闪了一下,消逝了。所有的景物都融入一片苍茫之中。

    回到宾馆,摄影的人们依然聚集在大厅,除了交流展示照片,似乎还进行了一场关于摄影(严格讲是美学)的争论。一方的观点是“高手就是高手,任何东西都可以拍出‘美’来”;另一方的观点是“不美的东西不可能拍出‘美’来,高手也无能为力”。我想,艺术作品的美应该是主客观的辩证统一,既不是纯自然的客观反映,也不是纯心灵的主观表现。艺术家“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隶”。没有美的客观存在,艺术作品的美从何而来?但是,美的客观存在不会自然成为美的艺术作品,需要经过“高手”的发现和创作。一个不懂得美,在自己心里也找不到美的人,他是没有地方可以找到美的。明明是美的事物,在他看来却是“不美的东西”。当然,只在自己的心里寻找美的踪迹是不够的,也是大有问题的。郑板桥画竹,先要到生活中去真看、真感受,看到“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才“勃勃遂有画意”。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在《兰亭序》中说:“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这是王羲之寻找美的踪迹,达到了客观美与主观美的统一,他的书法作品也传达了这种统一的美。

    汤旺河的晚霞是美丽的,两天的拍摄是快乐的,它们将连同各人收获的“大片”,作为美好的回忆而被珍藏。

(2017年8月)

 

您是第2630203位访问者
杭州师范大学摄影家协会 版权所有; 钱江学院电子商务研发中心 设计开发
杭州师范大学工会 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余杭塘路2318号 邮编:311121 0571-28865513 E-mail:105110025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