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是历史的记录,摄影是人生的理念,摄影是思想的艺术,摄影是美的探索和表现……  杭州师范大学摄影家协会成立于2005年,是杭州师范大学工会领导下的摄影组织,会员由部分摄影专业的教师,部分美术专业的教师及各学院各部门热爱摄影并有较高摄影水平和.... >>more
   
杭州师范大学工会
中国摄影家协会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
中国摄影在线
大众摄影
第一摄影
中国摄影器材网
都市快报_快拍快拍
钱江晚报_好摄之友
杭报在线:十五摄友
浙江大学摄影学会
蜂鸟网
色影无忌
摄影部落
新摄影
中文摄影杂志
中国橡树摄影爱好者俱乐部
佳能(中国)
尼康(中国)
索尼(中国)
富士(中国)
松下(中国)
摄影网址大全
中国视界
影像世界
中国艺术摄影学会
照相机杂志
车坛影协
影赛网
中国摄影报
人民摄影
中国数码摄影家协会
杭州西溪民俗文艺家协会
摄影之友
无忧摄影网
数码摄影俱乐部
黑光论坛
照片处理网
杭州摄影家协会
浙江华厦摄友游网
【志摩故里寻诗魂】

    春节刚过,元宵节接踵而至。学校摄影协会组织去海宁硖石拍摄元宵灯会。

    海宁“江南第一灯市”之称,更有“名人之乡”的美誉。据记载,自唐至清末,海宁共进士366人孕育了诗人顾况女词人朱淑真戏曲家陈与效、史学家谈迁,大学士陈元龙一批名士大家近代以来,也是名人辈出国学大师王国维 佛学大师太虚、印顺法师,诗人徐志摩、穆旦 作家金庸、陈学昭,电影艺术家史东山漫画家米谷科学家沈鸿,书法家张宗祥, 翻译家许国璋,训诂学家朱起凤,教育家郑晓沧,古画鉴定家徐邦达,红学家吴世昌,篆刻书画家钱君陶,戏剧家沙可夫,实业家查济民,等等。众多品位高、影响大的名人,为海宁积淀了丰厚的名人文化,前些年,浙江人民出版社还出过一本《影响中国的海宁人》。

    海宁市区所在的硖石镇不远,从杭州出发,个把小时的车程。因灯会要晚上七点半才亮灯开幕,我们有充裕的时间寻访一些名人文化遗迹选的是徐志摩故居,在诗人故里寻觅诗魂。 

    徐志摩故居位于干河街,是一幢西式洋房,前后两进,主楼三间两层。洋楼坐落在老镇的屋舍间,十分显眼,折射出徐家当年的富有和显赫。主楼前,一块椭圆形汉白玉浮雕置于石墩之上,刻有徐志摩头像。台门上方是金庸的手书“诗人徐志摩故居”。进入主楼,底层两侧厢房有徐志摩家世、生平及社会活动和文学创作陈列,展示诗人短暂而多彩的一生。图书资料丰富,其中有一篇梁启超当年在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典礼上的“结婚训词”,写道:“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学问方面没有成就,你这个人用情不专,以致离婚再娶……陆小曼,你要认真做人,你要尽妇道之职。你今后不可以妨害徐志摩的事业……你们两人都是过来人,离过婚又重新结婚,都是用情不专。以后要痛自悔悟,重新做人!愿你们这是最后一次结婚!”这篇绝无仅有的“结婚训词”陈列于此,令我们忍俊不禁。

    陈列的资料中,还有一份当年报道徐志摩所乘飞机失事新闻的旧报纸:“【济南十九日专电】十九日午后二时中国航空公司飞机由京飞平,飞行至济南城南州里党家庄,因天雨雾大误触开山山顶,当即坠落山下……遇难飞机师王贯一、机械员梁壁堂、乘客徐志摩……”。据说徐志摩这次到北平是去听一个关于中国建筑艺术的讲座,主讲人就是他留学英国在康桥相遇并深爱的林徽因他曾感慨: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有情人未成眷属,徐志摩为此抱憾终身。

    大概是出于知识产权保护,陈列室不允许拍照录像。而我们这帮“摄影师”个个背着长枪短炮,唬得一名保安至始至终跟随监督,形影不离,这叫我们哭笑不得。

    二层上楼就是客厅,摆着一堂红木家具,东墙挂有隶书二条屏镜框,西墙是徐志摩的一幅题联:“高山流水凌云志,明月清风无限情”,反映出诗人当年踌躇满志、情趣勃发的精神面貌。客厅的左右各有一门,左边门进去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房和书房。婚房家具西洋格式,漆成粉红颜色,显得浪漫温馨。书房墙上有“眉轩”二字横幅镜框。陆小曼小名叫“眉”,徐志摩就把书房取名为“眉轩”,蜜月日记《眉轩琐语》就在这里写就。客厅右边门进去是两间卧室,一间是徐志摩父母的,另一间则是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的。新婚夫妇与原配前妻在同一屋檐下对门而居,有点不可思议。原来,徐志摩与张幼仪奉父母之命的婚姻解除后,徐父怜爱闺秀出身、知书达理的张幼仪,认其为继女。张幼仪继续住在徐家,养育孩子照顾公婆,还帮公公掌财理家

    故居背面有一后院,遍植翠竹花木。院中有一口小井,颇得徐志摩钟爱,称之为“爱之清泉”。他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眉,这潭清冽的泉水,你不来洗濯谁来?你不来解渴谁来?你不来造型谁来?”佳人已去,泉井犹在,诗人那浓得化不开的激情仿佛还在井口升腾。难怪胡适言:“他的人生观真是一种‘单纯信仰’,这里面只有三个大字:一个是爱,一个是自由,一个是美。”

    听说从徐志摩墓地就在离故居不远的西山,我们决定一并寻谒。出故居沿着仓基河西行片刻,穿过喧嚣鼎沸的惠力寺,就是西山公园。在那里,我们遇到一位从事旅游的本地人洪女士,听说了我们的来意,她热情要为我们带路,并一路介绍西山的人文景观。墓地在西山北麓,白石铺地,青石丛林怀抱,幽静雅致。墓台形似一弯半月,大概寓意徐志摩是新月派诗人、新月社鼻祖。墓碑上“诗人徐志摩之墓”的碑文,为书法家张宗祥题写,碑前放有两盆小花。洪女士介绍,徐墓原本在东山,“文革”时被毁,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建于此。原先还有两块墓碑,一块为胡适所题,碑文也是“诗人徐志摩之墓”;另一块为徐志摩生前红颜知己、才女凌淑华所题,碑文“冷月照诗魂”。这两块墓碑在文革时毁而丢失。墓碑两侧各有一方书型雕塑,刻有徐的诗句。左侧是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右侧是:“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两段诗句分别选自短诗《偶然》和《再别康桥》,是少长皆知的现代诗名句。在诗史上,有的浩繁长诗,却埋没于无情的历史沉积中;有的玲珑短诗,却能够历经久而独放异彩。徐志摩的许多诗作属于后者。

    “五四”以后,自由体新诗冲破文言旧格律束缚并立住了阵脚,但也面临一个新的问题,即用白话写诗与写散文应该有区别,诗毕竟应该是诗。在这新诗“成长的烦恼”中,徐志摩提出诗与音乐、美术同性质的主张,认为“音节化”就是“诗化”,并以创作实践作出有力的诠释。他的诗讲究节奏整齐,在回环复沓中体现出诗的音乐感,用清灵新鲜的语言表达各种不同的情致,为白话诗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品诗思人,触景生情。不知是谁突然提议:“阿冒,来一首《再别康桥》。”谙于话剧表演的阿冒还在犹豫当中,一旁的洪女士自告奋勇,愿意联袂朗诵。阿冒用手机从网上搜索出《再别康桥》,两人沉默稍许,进入角色,开始轻吟漫诵。嗓音一个浑厚,一个清亮,但都得诗歌意境,声情并茂,完好表达了诗人故地重游、乍逢即别的思绪和一步几回头、欲别不能的缠绵心情。我们还发现,洪女士对诗句烂熟于心,全篇流畅背诵。我想,这大概得益于海宁名人文化的熏陶和志摩诗魂的感召吧?!

                                  

 丁东澜2017年2月

 

 

 

您是第2505548位访问者
杭州师范大学摄影家协会 版权所有; 钱江学院电子商务研发中心 设计开发
杭州师范大学工会 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余杭塘路2318号 邮编:311121 0571-28865513 E-mail:1051100250@qq.com